根據漫畫改編的《殺手寓言》描述一次任務就殺光兩個幫派的頂級殺手,被老闆要求隱姓埋名一年,學做普通人。影片頭尾雖然都是爆裂流暢的動作戲,但開始是不留活口,結尾卻是不准殺人。一樣暴力,兩種目的,這種「反差」正是這部電影好看的地方。

殺手寓言《The Fable》

類似趣味也出現在岡田准一飾演的男主角身上,他的制敵技巧有如機器一般準確,神出鬼沒,彈無虛發,既是野外求生專家,還是武器製作達人,分析現場又有如福爾摩斯上身。但在日常生活裡,卻是個每次吃烤魚都被燙得哇哇叫,任何食物皆連頭帶骨全部吞下去,畫起圖來像小孩一樣單純。岡田准一的角色塑造,動靜皆有看頭,成功地把殘酷與呆萌、敏捷與障礙,給連結在一起。

也許是類型使然,男演員普遍比女演員出色。木村文乃的助手角色剛開始好像很重要,中間缺席卻沒讓觀眾感覺到,就是一例。而激發殺手產生情感的美女山本美月,也只剩下等待救援的功能。反倒是以《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成為坎城影展最年輕影帝的柳樂優彌,把介於丑角與暴徒之間的黑道分子演得張牙舞爪,剛好對比了岡田准一的正經八百(他連全裸都嚴肅到好笑)。佐藤浩市、安田顯則以老闆、大哥的氣場,把全片近乎高八度的調性,不時拉回到一種滄海桑田的低迴,也釋出情感的成分,頗為動人。

《殺手寓言》的劇本雖然不是很出色,但執行度頗高。主要歸功於演員自帶笑點,導演對於動作戲的調度精彩。喜歡日漫誇張風格和連綿暴力場面的觀眾,應該不會失望。岡田准一的影迷對他的表現,也會在心裡小小尖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