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那天我喝了點酒,房子搖得很厲害,馬上停電,陷入黑暗,我們不敢在家裡,就在車上聽收音機。」51歲的邵族人高春貴輕描淡寫的說,當時他在新竹從事營造工作,「一兩天後知道坍方,路斷掉,外界進不去家鄉日月潭,我趕快想辦法聯絡爸媽;但那時大家都在逃難,不敢回家住,所以打電話也沒用,等到路稍微可以通車,我就趕快回家。」

回到家鄉,「我家沒有倒塌,不是受災戶,算是受驚戶。」他表情還是酷酷的,卻有原住民的豁達和幽默。一個月後,知名建築師謝英俊進駐伊達邵部落(即邵族部落),協助災後重建。謝英俊協助造屋的特色是,採用輕鋼架結構,便宜耐用,並與災民合作自力造屋,「這種方式可以真正幫助到社會底層的弱勢,價錢只要外面的一半,你也要出勞力,加入個人元素與特色,你就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了。」

我們在伊達邵部落裡謝英俊建築師工作室前的空地採訪,一層樓的工作室便是當年重建的成果,鑲上木窗木門,並用當地盛產的竹條做裝飾,至今看來仍穩固,有特色。門口搭上巨型天幕和蚊帳,就成了通風的工作聚會場所。九二一地震讓一團散沙的邵族人,紛紛返鄉協助,意外凝聚起部落意識,建築師工作室旁緊鄰的建築物,就是邵族議場,是部落人士開會議事的地方。

高春貴(右二)於九二一災後和同伴協助家屋重建時的合影。(高春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