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5年前,主張「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和勇武派人士,尚無法理解彼此的分歧和差異,互相指責。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回憶,傘運時,包含他在內的勇武派人士想升級運動,「我們想進攻、想要衝,但和理非對別人說:『他們是鬼啊!他們不是我們的人,他們都在破壞。』到魚蛋革命的時候,還是被和理非切割,說我們是『鬼』。」

「現在如果有人犯錯,我們不切割,而是改善。原因就是不分化。中共的手段就是恐嚇、分化、謠言,如果有第一次切割,就有第二次,再切幾次,就被切碎了。」陳浩天說:「群眾智慧驅動所有東西。很多外媒問我運動下一步會如何?我真的不知道,但群眾知道。他們犯錯、學習、有自我修正能力,而且馬上改。」例如,《環球時報》記者8月14日在機場因被質疑拍攝人群,遭到示威者綑綁,引發譴責,示威者道歉;8月18日,一名說普通話的男子被指拍攝抗爭者臉部,群眾反而爭相與他合照、高呼「福建獨立、平反六四」,感謝他「聲援運動」。

5年後,不同立場的人士彼此理解,遊行現場還常見「和、勇」合作。不少當年主張和理非的年輕抗爭者,現在主動「補位」上前線,成為勇武派。「其實勇武本來就是和理非啊!」陳浩天強調:「我們是走完整個和理非的過程,發現都沒用,才走下一步。」

主張港獨的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表示,如今的勇武派,其實原本都是「和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