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一些台灣朋友常常跟我說:『你們香港人爭取民主一定失敗,因為香港人你們都不願意犧牲。』」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剛獲保釋不久,在研究室接受我們訪問時,笑談曾經和台灣友人的對話,雖說他是笑著談起,但顯得不太服氣。

這裡說的台灣朋友包括誰?他答:「哎,不提名字了。他們笑我們香港人啊。之前大家以為我們這種(占中九子)犧牲最大,但是現在年輕人願意做更大的犧牲。」

戴耀廷談起世代,也談香港文化幾十年的轉變。「我1960年代出生,我們那代人,絕大部分人就是要賺錢,過很好的生活,我是例外。70年代,還是講經濟最重要,但已經比我們這一代多講一些民主。80年代可能談更多民主,90年代爭取民主、普世價值,比『只是講賺錢』的人更多了。97年出生後的人,許多都參與今天這運動,香港人的nature改變了。」

9月3日,戴耀廷在港大「公民講堂」演說,台下學生幾乎爆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