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醫師不好當,何況當年戰後家家一窮二白,「吃飯都難了哪有錢治病,拿現金來看病的大概三分之一,其他都記帳。」曾有病患拖到農曆年前仍還不出醫藥費,拿一隻活雞送給謝春梅。「我不會講什麼話。有的人因為沒有錢,不敢叫我來看診,我說不管怎麼樣,你叫我去就好。」

那時居民多半連摩托車都沒有,謝春梅為了病患方便,會開著吉普車、有時騎800西西重機,到處出診。他的診所前方即是後龍溪,溪流對面是一座接著一座山,山區沒有馬路,謝春梅的車只能開到山下,徒步爬山,「出一個診,走山路單程要2、3個鐘頭。」他曾笑稱而今身體仍硬朗,可能與年輕時天天爬山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