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島形似番薯,也盛產番薯,但少有人拿番薯來做酒。在桃園五桶山腳下卻有一間兩人小酒廠,自己看書實驗,買進葡萄牙銅製蒸餾器、不鏽鋼發酵槽,又嘗試各種橡木桶熟成,玩遍各種風味,誓言要做出台灣最好的地瓜酒。

這天我們來到桃園蘆竹,七彎八繞到了番仔厝土地公廟後面,終於看到了黑灰外觀的酒廠,偌大廠房裡,只有兩個人揮汗如雨地工作著。從洗地瓜、蒸地瓜、下麴、盯發酵、直火蒸餾到木桶熟成,全都一手包辦,雖說有機械輔助,但在炎熱天候下,仍是極為辛苦的操作,我們只是在旁看著,汗水就已濕透衣衫。

笑著對我解釋地瓜原酒製程的羅己能,是這場夢想的發源者。人生一路順遂的他,6年前家中遭遇變故,讓他轉念想做些不同的事情,想起在日本打工時喝過的地瓜酒,便買了地瓜,用家裡的蒸籠、鐵鍋、玻璃瓶,土法煉鋼地開始做酒。

後來這個夢想越長越大,也經歷了與朋友拆夥等一連串挫折,羅己能不想讓人看衰,硬是咬著牙做下來,兩年前正式申請了酒廠執照,成了台灣第一家專門生產地瓜酒的酒廠,取名「恆器」,也是取台語「番薯」的諧音。

位在桃園五桶山腳下的「恆器製酒」,是台灣第一家專做地瓜酒的酒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