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關於詐欺的故事,層出不窮。就連藝術,都避免不了。阿根廷導演加斯頓杜帕拉特的《計高一籌》不僅質疑了作品與作者的價值該如何標定,更把藝術經紀作為伯樂還是商賈的矛盾,搬上了檯面。

這部電影其實並不沉重,相反地,還不時出現一些慧黠的幽默。兩位男主角,一個是憤世嫉俗、名聲下滑的畫家,一個是想幫他賣畫卻束手無策的畫廊老闆。後者一開場便悠悠跟觀眾坦承:「我其實是個謀殺犯。」再看到他跟畫家的激烈衝突,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商業摧毀了藝術。

看著看著,你又發覺他的刀子嘴豆腐心,總在為畫家擦屁股,替他找機會,那是真的照顧。尤其當往事重提,才曉得那是從青春就開始的革命情誼,而非在商言商而已。所有狠話,都只是因為熟悉與信任。觀眾因此心軟,接受他們接下來的合謀。

《計高一籌》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