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寂寞裁縫師》都在做衣服,那就錯了。事實上,本片玩「拼字遊戲」的時間還更多。但這也不是重點。應該說無論裁縫或拼字,都是製造衝突、也是解決困境的方式。就連西裝穿法,都成了親子關係的註腳和隱喻。

 

一個老人從海邊打了通電話,顯然吵醒了較年輕的男子,從不知該怎麼穿才好,說明了他的在乎。然而兩人碰面,卻有著冷冷的尷尬,就算你後來知道他們是對父子,但到底相約去做什麼?編導又賣了好久關子。因為辦事員下班,事情得到隔天才能辦好,他們被迫住旅館,無聊之餘,父親跟酒吧遇到的陌生人打賭玩拼字遊戲,另一個故事突然在這裡出現,甚至間接帶出主角的動機。但直到事件尾聲,才讓你看到老先生果真是名裁縫,而他前面發給路人的傳單,寫的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