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卡特嘉西亞編導的墨西哥電影《阿嬤養的豬》並不是南美版的《我不笨,所以我有話說》,這裡沒有想要牧羊的小豬,有的是寂寞的阿嬤。

刻劃孤獨多過輕鬆奇想,阿嬤藉著養豬找回生活重心,與鄰居互相扶持,平淡中見感動。(聯影提供)

當臥病多年的丈夫終於走了,她卻沒通知兒子,逕自辦了喪禮,確實令人不解。但是當我們看到遠在美國工作的兒子,幾乎所有鏡頭都在辦公室,總以等居留證下來,才好帶媽媽來住,卻從未信守諾言回家探視,我們大概可以理解老婦人的心理。無論是認同兒子的忙碌而不想打擾,或是明瞭說了其實也一樣,她都是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