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他覺得做過的哪件事最荒唐?陶永祥想都沒想,「吃藥。染到『四號仔』(海洛英)最荒唐啊!」他花了千萬元買毒,戒毒也花了將近100萬元,「明明知道下場會很淒慘,但就是沒辦法。」

到診所打點滴戒毒,費用1天1萬元,第10天出關回家過年,「媽媽在樓下汆燙雞、鴨,我偷打過量,碰一聲倒下去,整個人都黑掉,針筒還插在手上。」送醫沒人要收,說救起來也是植物人,是姊姊堅持不放棄,「我媽很失望,一直拍阿草的臉,罵說:『你不聽話,真的不要救你了!』我說不行。」陶麗鳳從死神手中搶回弟弟,卻沒能讓他脫鉤海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