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清大材料所的高學歷,何新松25歲進入竹科半導體零組件廠慶康科技,替公司研發多項專利,「早期我的綽號是7-ELEVEN,早上7點進公司,晚上11點後才離開,連警衛都開玩笑說老闆應該支付保全費給我。」工作3年,公司出資送他到哈佛攻讀財務金融管理碩士,進而在美國迷上咖啡。

2001年全球最大半導體設備供應商台灣應用材料入股慶康科技,擔任執行副總的何新松每年得扛百億元業績,「我1年有8個月都在海外出差,可以1個月往返美東、美西各1趟。」30歲出頭就成為年薪千萬元的科技新貴,何新松還抽空到交大進修取得博士學位,凡事力求完美、近乎吹毛求疵的工作態度,讓他曾被一手栽培自己的董事長提點:「適度地饒過自己,有時也是放過他人。」

從財務和工作成就來看,何新松是旁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但捫心自問,他過得並不快樂。「我每個月的快樂只有10分鐘,就是拿到薪水條、看到數字進帳,其餘時間都在工作。」高壓生活不知不覺讓他的健康亮起紅燈,39歲那年,一趟赴美出差途中,他因心肌梗塞暈倒在飛機上,再次醒來,已在底特律的醫院動完心導管手術。

擁有高學歷與高社經地位,何新松(右)曾是世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卻未能替他帶來太多快樂。(何新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