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不用再為工作而忙碌,退休後真的會比較快樂嗎?禾園茶館負責人何新松過去是科技業高階主管,工作一度是他的唯一,連昔日女友要他「二選一」,他也放棄感情、全力衝刺事業。

41歲因健康亮紅燈選擇退休,「職位沒了、每個月該有的薪水沒了,雖然那時不缺存款,但心理價值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廢人。」一時找不到人生價值,何新松罹患憂鬱症,嚴重時拿頭撞牆自殘,靠藥物與旅行治療,加上愛情滋潤才漸漸走出陰霾。如今經營茶館,他不吝以自己的故事,透過一次次分享,幫助同樣飽受憂鬱之苦的人,也間接療癒自我。

2005年何新松離開打拚16年的工作崗位,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的價值,「退休後我還是每天早上7點到公司,跟同事們道早安,接著去喝咖啡,刻意坐在面落地窗的位置,想說昔日合作廠商、客戶經過看到,會跟我打招呼。」自以為做好退休心理建設,殊不知失去昔日頭銜光環的失落感,最終泛濫成憂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