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麗淑是非典型教師。身在基層教育體制,她時常在課堂上帶領學生思索課本以外的延伸議題。世界上永遠存在著比分數更重要的事,比如公民政治、情感教育、性別平權及性教育,她不允許孩子的腦袋只裝標準答案,卻失去批判性的獨立思考。

她自稱「白目左派」,親身參與社會運動、街頭遊行,惹來不小爭議,依然義無反顧。儘管老天爺沒有厚待她,讓她產下一位罕病兒,她卻說這是一份禮物,學會了同理心,可以更體驗社會各種弱勢被歧視的處境,「你不要以為這是別人家的事!那也是你家的事!」

陽光普照的冬日週末,跟翁麗淑約在她任教的新北市鷺江國小。我走近教室前方花圃,她忙不迭介紹:「之前這一整片種了翠蘆莉,剝奪其他植物的生存空間,大葉酢漿草也非常強勢,到處亂長,我都教小朋友把它們拔掉。」校方提倡綠美化,普遍栽種「外來種」植物,她是全校唯一栽種「原生種」植物的老師,如山黃梔、台灣金絲桃、金黃石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