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億的租金補貼預算,對弱勢房客來說只是看得到、吃不著,申請中央租金補貼,按規定戶籍得放在租屋處,不少房東擔心租金收入曝了光,國稅局會找上門,因此拒絕讓租客入戶籍。去年8月,服務遊民的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祕書長李盈姿嘗試協助幾位個案申請租金補貼,希望拿到補貼後,個案們可以租到好一點的地方,「結果很多個案好不容易通過核准,卻根本找不到房東願意租,最後只能放棄資格。」

台北市社會局社工楚怡鈞也曾詢問台北市專供低收入戶承租的平價住宅是否還有空房,「每個月只要繳幾百塊管理費,房間8到14坪左右,對弱勢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可我一問,對方說至少還要排10年才會有空房。」讓楚怡鈞只能打退堂鼓。

2019年民進黨政府宣稱投入28億預算在住宅補貼政策上頭,擴大租金補貼適用對象,預計造福12萬戶。且根據內政部的統計,過去3年租金補貼申請的核准率皆超過8成。照理說,弱勢租屋族群應可藉著租金補貼,來覓得較好的居所。實際上,好一些的房型,房東不願出租;而唯一租得到的舊城區老舊房舍,卻根本無法符合內政部租金補貼相關規定,遑論提出申請。

楚怡鈞解釋,「按照內政部規定,申請補貼的房子,首先必須符合基本居住水準——1人獨居的至少要有4坪空間,而且不能是違建、違法隔間,光是這幾個條件,那些老宅全部被打槍。」過去阿丁也曾想試試租金補貼,看能否有機會減輕居住成本,送件後果不其然,審核未過。

再來是申請中央租金補貼,按規定戶籍得放在租屋處,不少房東擔心租金收入曝了光,國稅局會找上門,因此拒絕讓租客入戶籍。去年8月,李盈姿嘗試協助幾位個案申請租金補貼,希望拿到補貼後,個案們可以租到好一點的地方,「結果很多個案好不容易通過核准,卻根本找不到房東願意租,最後只能放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