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光隆精密位於福州的工廠,站在產品展示櫃前,呂皇甫介紹:「這是即將取代傳統鼓式煞車的碟式煞車系統,那是未來輕量化的鋁件,還有這是柴油引擎廢氣再循環(EGR)閥座,幾乎都是光隆的獨門產品,也是未來商用車零件的發展主流。」

與全球大廠緊密合作,光隆的祕訣在年產6百多件產品、少量多樣的高度客製化。「我們什麼都做,只要客人要求,我都有辦法把它生出來。」呂皇甫打趣地說:「我常在講,客人不能沒有我們。因為吃過光隆的口水、用過光隆的產品,你會上癮。」

6年前,呂皇甫從父親呂崇文手中正式接棒。儘管他上任後已繳出營收連年成長的好成績,但受訪時,語氣仍透出一絲緊張。畢竟,這一仗不只代表這家在台中創立50餘年的老牌金屬加工廠,他還要替自己爭一口氣,「人家都說富不過三代,身為第三代,我想在我手上把公司變得更不一樣。」

光隆精密年產6百多件產品,以少量多樣的高度客製化,和全球大廠緊密合作。

呂皇甫的爺爺呂國震早年留學日本,回台後,進入稅務機關與金融業工作。他發覺早年在台灣投資一條鑄鐵設備近1億元,是資本密集的產業,進入門檻高、競爭者少。

1969年,呂國震找上畢業於台北工專(現台北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科、現任光隆最高顧問張武隆成立光隆,生產牛排鐵盤、鑄鐵鍋等,兒子呂崇文負責外銷業務。「那時幾乎全台灣的牛排鐵盤都是我們家供應的。但台灣牛排館不多,產品以外銷歐洲跟美國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