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第一次出現思覺失調症症狀,李俊頡沒有多想,「有一天睡覺醒來,腦子裡突然覺得有人在跟我講話,說我今天不能待在家裡、必須離開家,不然會有危險。我同事很擔心我,一直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要這樣?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

那個週末,李俊頡漫無目的地在墨爾本市中心游走,「我走在路上,發現指標文字都指著某個方向,後來才知道是產生了幻聽、幻覺。」 他走進一處停車場,「在停車場深處我看到一輛軍用車,後來有個管理員跑來,他說一般人不能進來,我為什麼在這裡?還來了很多澳洲警察,拿著長槍、荷槍實彈…我只能跟他說,有人在這裡等我。」

家族沒有遺傳病史,李俊頡突然發病,台灣的醫師研判,可能與他小時候患有妥瑞氏症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