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住進精神病院期間,李俊頡的台商老闆從來沒到醫院探視過他,母親放心不下他一個人身處異地,便飛往墨爾本照顧兒子。

「臨時被通知他住院,我晚上都睡不著,跟他爸爸吃也吃不下,那一陣子暴瘦。」李媽媽回憶,母子在醫院重逢,被幻覺與幻聽所困的李俊頡,給了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我不是容易掉眼淚的人,但心裡滿苦的。他可能不覺得我苦,我從來沒在他面前表示過。我一直在了解,為什麼好好的孩子會這樣?」

從澳洲回到台灣休養,李俊頡因藥物導致身體過敏,外婆日日替他煮青草茶養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