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白馬王子,住在豪宅裡。如果擺在影片最後,就是《灰姑娘》或《麻雀變鳳凰》的快樂結局;一旦放到影片開頭,看似美好的多會成為惡夢開端。

不同於去年的《弒婚遊戲》是把女主角扔進一個變態家族再殺出血路,最近上映的《吞噬》女主角公婆慈眉善目得像募款晚會主辦人,老公健壯性感又年輕有為,她只消準備好晚餐、打扮得美美地等他回家,思考游泳池旁邊要不要弄個小花園,連她自己都說:「我覺得好幸運。」

然後她懷孕了。但伴隨而來的不是孕吐,而是想要吞嚥硬物的衝動,從冰塊、彈珠、大頭釘…到各種你無法想像的物件。海莉班奈特把吞食前後那種衝動、猶豫、滿足、成癮的神態,掌握得十分到位,活像個被輕視敷衍、凡事都被控制的人的自我證明,而她也以本片獲得翠貝卡影展的最佳女主角。

但來自夫家的各種治療與保護,像是更深一層的禁錮。當你以為豪門深似海加上產前焦慮,就是病因了;影片卻又在她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候,道出另一個來自原生家庭的祕密。但這些都不及信任的破碎,帶來更大的打擊。諷刺的是,看似仁至義盡的夫家、專業的心理醫生、甚至親生母親,都不及負責監控她的保鑣能理解並同情她。

《吞噬》是灰姑娘結婚後的黑色寓言,註定了難以討喜。甚至可以預期有人看完後會反過來批判女主角矯情、不知足、對身體和生命不夠尊重…就像片中的其他角色。雖然某些人物太過臉譜化,但這部有得吵的電影,卻很誠實地問了:你是真的快樂,還是假裝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