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有意識。2005年剛到奇美醫院時,他被奇美醫院副院長林宏榮形容為「騎著重機」的超機車醫生,無法忍受失誤,動輒開口罵人,護理師怕他怕到自願包下大夜班,避免跟陳志金一起查房。

他笑說:「我以前是憤青,不懂溝通,印象很深刻是住院醫師第2年時,一個阿嬤從加護轉到普通病房,她女兒不願意,覺得媽媽會被隔壁床傳染。我去查,隔壁床的細菌完全不一樣,我按捺不住正義感,忍不住說:『應該是隔壁床比較擔心被妳媽媽傳染,因為妳媽媽是抗藥性細菌,更毒。』但一講完,我就後悔了!她女兒直接指著我大罵:『沒醫德!怎麼可以說我媽媽會傳染。』我才覺悟,家屬不愛聽的就不能講,講了對彼此一點幫助都沒有。開始摸索怎麼講,家屬才聽得下去,又可以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