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末期、重度癱瘓、罕見疾病⋯當這些病將一個人帶入生命末期,活著,更多只是不斷承受痛苦時,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不可以呢?

只是病人執意赴死,醫師卻不見得願意執行;現在雖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病人自主權利法》,但有人卻寧願「搭快車」。究竟現行制度的漏洞在哪裡?傅達仁離世快2年了,哪些人跟著他的腳步到瑞士「一了百了」?

安樂死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死亡權利」的一場拔河。

初秋的北海岸,天氣轉涼,老太太緩緩下了客運,走向十八王公廟。這天香客稀少,冷清蕭索,她喃喃自語祈禱後,往海堤走去,不久就消失不見人影。

2天後,她的遺體被海水打上岸,死因是生前落水。警方找不到遺體身份,又沒有家屬來認領,採集DNA留存後,編號6546,葬在石門四號公墓。

15年後,板橋分局巡佐蔡淑女坐在辦公桌前,開始例行找尋失蹤人口。她鍵入關鍵字,螢幕跳出一個失蹤人口跟編號6546無名屍有些關聯。她眼睛在視窗間來回掃視推敲著,前者失蹤跟後者發現時間只差2天,失蹤者沒去換發新身分證,10幾年來也沒有任何就醫資料,她覺得或許2個是同個人。於是聯絡失蹤者的兒子蘇介席,問他是否願意進行DNA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