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年初的一個週六,韓森(化名)全家來瑞士第7天,在尊嚴協會(Dignitas)醫師再次確認哥哥韓治偉的病況及執行安樂死的意願後,確定今天執行。這是韓治偉這趟旅程最後一段路了,韓森跟媽媽推著他感傷的走出飯店。

韓森趨前問哥哥,「開不開心?」從小罹患腦性麻痹的韓治偉快50歲了,吃力地動了動因長年癱瘓、攣縮的瘦弱身軀跟扭曲臉龐對弟弟露出笑容。為了這一刻,韓治偉思考準備多年。韓森跟哥哥道別後,推著他走向前方不遠處的藍房子,半年前,傅達仁也在這裡結束生命。

韓治偉努力地控制手,在安樂死文件上一筆一畫地簽下歪歪扭扭的名字。他在台灣練習了數個月,但來瑞士前他的手已無法按電視遙控器,家人很擔心若韓治偉無法親自簽名,就算通過安樂死評估,也無法執行。

韓治偉親自簽名確立執行安樂死的意願,為了這簽名,他苦練許久。(韓治偉家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