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不只在鄉間。桃園的莊志鴻2003年開始擔任清潔隊員,他本是中醫診所推拿師,月入5、6萬元,但總是超過半夜12點才能到家,小孩出生後他報考清潔隊員,一來可穩定做到退休,二來可早點下班。

結果他自己成了病人,「前半年常去看醫生,拉傷、扭傷,廚餘桶跟回收物都很重,有時候一包50公斤,要拿過腰、過胸才能倒。但久了就麻痺,我們隊員都是受了傷就打止痛針。」他說到最後苦笑。這麼重,搬家公司搬重物都2名工人了,廚餘桶沒有2個人搬嗎?他像是從沒想過這個問題,直說不可能啊人手不夠。

2015年,某天他收完垃圾抵達終點,踩在覆蓋不明油漬的資源回收場地板,打滑摔倒。他爬起來,不以為意,怎知隔天腰痛得下不了床,家人帶他就醫,診斷是椎間盤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