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也大,尤其輪值駕駛時,「要開車、要注意安全、要看民眾是不是丟好了、有沒有人在後面追,還要顧時間表,垃圾車早到,民眾說他來不及丟,假日隔天垃圾多,尤其端午節、中秋節,垃圾車一定延誤,也被投訴,可是我們是不停在工作,完全沒有休息。」

還有那首〈少女的祈禱〉,開大聲被投訴,轉小聲卻更常被投訴,「民眾夏天開冷氣關門窗,冬天寒流關門窗,就說聲音太小害他沒聽到。」後來一律開到最大聲,有些駕駛因此逐漸重聽。

甚至會被毆打,「民眾沒做好分類,我們隊員請他拿回去分類再來丟,就被打。」依法,垃圾需分類才能丟,但清潔隊員無權強制執法。那次有受傷嗎?「被打了好幾拳,幸好沒什麼大傷,隊員只想息事寧人,沒事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