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安室18歲就完全獨立生活了,也正式開始她的酒店生涯。「那時候,我就很喜歡去宮廟,一來是酒店小姐間本來就會傳哪些宮廟很靈,相約去拜。再來是父母都不理我,只會把我丟來丟去…我什麼都沒有,覺得好像只有神明會照顧我,每次去到宮廟我就會想哭…」

鄭安室說,她21歲就靠著做酒店小姐存到第一桶金,在中山北路買了18坪左右的房子,「我很早就覺得人生就是賺錢、存錢最重要。我那時住三重,每天搭捷運到西門町,再轉公車去酒店上班,每天花不到200元。很快就存到買房的頭期款70萬元。」只是房子賣掉後,賺的錢又被媽媽借走。「其實我本來不想再跟我媽聯絡,因為她只會跟我拿錢,但有一次,她鬧自殺,我半夜又開車趕去安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