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凶嫌的厄運一波接著一波。落入貧窮線且生病的他,仍焚膏繼晷努力償還債務。但壓力已讓他的家庭與病相伴,自殺、住院、爭吵,成為他生活的主旋律。在他相信與朋友合作能盡快翻轉命運之際,卻又一再被拖欠工資,終至使他迎來生命最大一次滑波。

鄭再由的姻親高政雄(化名)說:「那次他躲在台北車站三天三夜,沒吃飯也沒洗澡,說要躲壞人、有人要害他。」高政雄將鄭再由騙回台南並帶至奇美醫院就診,確認鄭再由因內外交迫壓力,罹患了思覺失調症。

藥物稍稍控制了鄭再由的病情,但進步緩慢。面對債務,鄭再由一邊當大夜保全、一邊接配電工作。鄭再由隔著玻璃窗,對著記者強調:「我真的365天都沒休息,一天只睡3、4個小時。」然思覺失調症會影響患者反應,鄭再由的工作能力因病起伏,還款能力並不佳。

他曾想過跟地下錢莊借貸,幸好理智讓他放棄,不過仍辦了銀行推出的各種現金卡,以卡養債。儘管政府在2008年就通過債務協商機制,鄭再由對這些協助政策卻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