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總將精神疾病犯罪者與裝病扣連,是對精神疾病與犯罪關聯過於陌生所產生的錯辨。根據研究,社會壓力是誘發精神疾病的不利因子,而疾病又會使人喪失正常生活所需功能,使人一再被拋出常軌。殺警案嫌犯,就是掙扎於這個惡性循環的一員。

研究顯示,思覺失調症的復發與停止藥物治療高度相關。一般而言,停藥半年復發率為50%;停藥一年復發率為80%;停藥二年復發率為90%以上。犯案後,看守所提供鄭再由藥物服用,他依然堅信有人要整他、毒害他、覬覦他的錢財。看守所的醫師判斷:鄭再由仍然病著。

妄想的恐懼與現實的委屈對接,形成在常人眼中也一貫無悖的邏輯。儘管鄭再由歷經奇美醫院長達十年的診斷、司法精神鑑定乃至看守所醫師的確診,檢察官仍堅信鄭再由的罪,無視他的病。是職責所在,卻讓李承翰的父母深信了鄭再由的「喬裝」。而社會則因警察喪命這個社會安全象徵的殞落,提出延長監護處分的修法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