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病識感」是思覺失調的核心癥兆,面對不覺自己有異的當事人,照顧者只能使出渾身解術。芷嫣的的姊姊發病後休學待在南部老家,不願服藥、沒有病識感,和幻覺裡的人物——圖坦卡門對話,向著空氣揮手、囈語。

地方衛生所的公衛護理師去關懷,詢問姊姊有無按時吃藥,「但她就沒有病識感,會覺得自己為什麼要吃藥啊。而且吃藥會變胖,她發病前剛經歷情傷,怕變胖以後對方更不會回來。我媽也不能逼她看醫生,一逼就是大吵。」

全台衛生所中2,879名護理人員和不到100名的社區關懷訪視員(以下簡稱社關員),是第一層協助者,他們試圖與病友和家屬建立關係,再逐步協助穩定就醫、服藥。但在人力與組織困境下,也只能提供微薄的協助。

不到百名社關員 精障照顧比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