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祐瑋主動提及過往,意外勾起母親的傷痛,只見張靜怡臉色驟變,悍然要求本刊結束訪問,無論兒子如何打圓場,她都斷然拒絕。尷尬狀態僵持近1小時,氣氛降到冰點,似乎只能鎩羽收工,說時遲那時快,第三代張子宸一踏進店裡,立刻發現眾人神情不對勁。

接收到父親與我們的求救訊號,張子宸將阿嬤拉到廚房後方抱抱兼撒嬌,這才平息火山爆發。「以前的生活有像人嗎?我41歲當阿嬤,1個人要帶2個孩子、1個孫子,兒子又不乖,那些都不是光榮的事情,一想到我心裡就會很難過。」張靜怡深吸一口氣整理情緒,從未在外人面前示弱的她,罕見地道出心裡話。

張靜怡做事嚴謹又有潔癖,魷魚腳要一條一條洗淨黏液,才裹粉酥炸。

事實上,從母姓的張祐瑋,自有記憶以來就是單親,母親為了賺錢養家,一度把他和妹妹託給外婆。他回憶「跟外婆住的時候,下課回家不用寫功課,直接幫忙做手工,三餐都是地瓜配粥,6、7點天黑了就睡覺,常常連澡都沒洗,腳洗一洗就上床,直到國一時媽媽在彰化工作比較穩定,把我們接去,吃飯作息才比較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