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之前,在王全璋眼中,太太李文足是個柔弱女子,也完全不懂人權律師的工作內容,「我剛被抓的時候,她哭了整整8個月…」王全璋後來才知道,妻子為了救他,夜裡還是會痛哭,但白天抗爭,逐漸鍛鍊得一身強悍。她和其他709維權律師的家屬一起行動,常對著國際媒體的鏡頭微笑,衝著警察、國保人員嗆聲時,臉上也常掛著笑容。

在牢裡時,審訊人員偶爾給王全璋看一些李文足的片段影像,他在獄中也得知李文足的轉變「她之前就是軟弱、柔柔弱弱性格…我從看守所裡,一直看這些司法人員跟她們纏鬥,現在想想,也是笑中帶淚的。」

千日不見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