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阿成和阿翔相繼翻供。阿成告訴法官,當時指稱阿鑾「有賣安非他命」,純粹因為「我怕被抓,所以這樣講。我這句話有錯,我們是一人出一萬合資買的。」一審法官問阿成為什麼到了檢察官面前沒有翻供?阿成說他怕翻供以後警察又來抓他,而且「擔心檢察官和警察一夥的。」

而阿翔則是強調,當時警方要他指認與阿鑾商議買毒品的那通通聯紀錄,「電話裡根本不是我的聲音。警察還一直要我講電話中提到的數字,是買毒品的金額。」

裁定羈押前,阿鑾對法官說:「我爸中風,一直是我在照顧,我不可能逃跑。」但法官認為阿鑾名下無財產,僅有一台舊機車,又無子女,社會關係脆弱,有逃亡之虞,還是羈押了。

羈押後,阿鑾放心不下中風的老父,他跟辯護律師王正宏說,父親目前託給二姐照顧,但二姐家外頭有道斜坡,輪椅不好推,他怕二姊因此少帶爸爸出門。

阿鑾也曾想過不如認罪,趕緊去監獄服刑。可二姐勸他:「家裡無權無勢,但你沒做的就不要認,二姐會等你回來。」這麼一句話,讓阿鑾願意上法庭拚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