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那晚,我老婆懷孕和2個女兒在家,我要進門了,1個朋友開車來,說心情不好,我說好啦好啦,跟他走。那時下雨,他開車接電話,手機掉了,彎腰一撿,我就不省人事了。他撞到變電箱,車子全爛,但他沒事。我開刀住院3個月,出院後,下半身癱瘓,大小便不能自理。

劉鴻仁3年前與3名子女的自拍照,左起為小兒子、劉鴻仁、大女兒和二女兒。(劉鴻仁提供)

以前念書時,我是班長和大會司儀,參加籃球校隊、柔道社、愛心社、童軍社、樂隊。我和太太在社團認識,她會編舞和畫畫,大家都說我們是才藝美少男和才藝美少女。畢業後,我們繼續交往,懷孕、結婚,我在果糖工廠做操作員,生活不富裕,但很平順。

車禍後,我脾氣變得暴躁,會跟媽媽頂嘴,和太太也離婚了。7個月後,媽媽去醫院檢查,突然嗆血往生,告別式上,我連下跪都不能跪,真的很想死。我躲在房間3天不吃不喝,還燒報紙尋短。直到有次,我肚子痛拉在褲裡,2個國小的女兒幫我擦屁股,用掉一包濕紙巾,她們的勇氣讓我很感動,才開始一天天面對現實。

我爸媽從不打罵孩子,而我也比較「查某性」,所以和3個孩子感情很好,以前會帶女兒去游泳,參加活動,從不把孩子丟給長輩,我們相處就像朋友。記得大女兒最喜歡在我肚子上玩,二女兒習慣我衣服的味道,現在還會拿我的襯衫一起睡,唉,我不太敢去想車禍以前的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