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俠是一名攝影家,他藉時間沉澱,也捕捉時間,每部作品拍攝時間動輒十幾年,從蘭嶼達悟族人到艋舺茶室小姐和遊民,從美術家、作家到白色恐怖受難者,靠著長久而近距離的注視,為每一張曾在島嶼上生活的臉孔作記。

瘋狂、浪漫、寂寞是許多人給潘小俠的形容。他獨自紀錄歷史,不管名利,直說自己是憨囝仔,留下影像,後面就是其他人的事,自己像鄭南榕一樣點火自燃就好,在那之前,只要靠跑步與酒精,就能渡過悠長而深刻的寂寞時光。

第一次採訪潘小俠,我們在他家坐了近8小時。談話間天色漸暗,他領著我們上頂樓,又徐徐從廚房抱來一手啤酒,在面對山景的窗邊坐下,自顧自地斟酒:「拍報導攝影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很寂寞、很沉靜的東西…我很多作品能撐那麼久出來,就是慢跑給你那個紓壓的耐力,喝了酒,又給你好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