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想過自己連廚師的工作都找不到,「很多餐廳直接說沒有中餐丙級證照就不用。沒人需要我,讓1個女人做12個小時看護大夜班來養,心裡特別煩。老婆有時候還安慰我,在家做吃的給她就好,但男人該賺錢,我們真的因為錢一直吵。」

求職壓力加上身處異鄉的寂寞,焦慮深鎖在楊波眉心,重擊貧窮夫妻的愛情,更絕望的是,此時陳玟卉被檢查出罹患甲狀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