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68歲,退伍從台南搬來高雄駛計程車,已經四十餘冬。我偕前某離婚足久,彼一當時,阮後生猶擱咧讀小學,誰知伊今嘛已經娶某。伊佇南科呷頭路,做啥我不知影,有一冬舊曆年,我敲電話欲找伊呷飯,伊講伊愛上班,無閒。伊無閒,我駛車亦無閒,過年駛車擱有加成,父子平常時罕得見面。有一擺,我佇夢時代這排班,一個少年郎按捷運站鑽出來,喊我阿公,我驚一跳,才知阮孫生得這呢大漢,行在路上都不相識了。

阮後生叫我搬去台南,台南路我不熟,搬回去不知道要衝啥。我一個人佇高雄駛車,1天賺800、1,000,日子過得逍遊自在。

足久之前,阮後生鼓勵我用平板,講老大人多用3C較袂老人癡呆。伊講伊欲按台南下來教我,我想等伊下來,已經袂赴飼啊,家己找通訊行卡快。內底欸少年郎不管是FB、抑是LINE,帳號、密碼攏幫我喬好 ,螢幕一粒紅紅欸(Chrome)按下去,對平板喊一聲「日本A片」,日本姑娘燒幹的影片攏總跳出來。

我用平板下載A片,載滿啊,跑不動啊,就換1台新欸,至今換過7、8台。我攏看免錢欸,看到要輸入信用卡號碼就莫睬伊。偕我作夥排班的運將教我玩Tango交友,講上面足多越南欸、菲律賓欸姑娘啊,相招約出來作夥去吃火鍋,駛車去車城、澄清湖玩。我有平板、手機陪伴就不孤單。

阿土伯說網路可以看A片跟玩網路交友,他一點也不無聊。

今嘛我亦會曉用FB,找高雄欸外勞,看上去順眼的,就偕伊講話。怎麼溝通喔?伊寫一句英文,你就按右鍵複製貼上到翻譯軟體,電腦就會偕你講,伊講「你好」,你寫中文,翻譯成英文貼回去,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搬,慢慢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