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9月12日,12港人已被關押3週,港府未有積極介入,官派律師成為了點燃家屬情緒的引信。家屬們態度改變,自發要求召開記者會。鄧媽媽心底不喜歡拋頭露面,「(但)我們忍了你2、3個星期,你不做事,就迫得人用這個方法,讓人關注此事。我兒子有事,我(母親)也不出來講,那(政權)不就更會欺負我?」

過程不無掙扎,也是家中的衝突點。鄧宏說,父親曾質疑,提供協助的議員只是「利用」家屬,「不是真心幫你」,也認為「不應該說那麼多,會害了鄧棨然」。鄧宏一度也想:「是否不關注、不發聲就是對他好?」最終選擇無視父親的意見,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如何面對強權,鄧宏總是聯想到反修例運動帶來的提醒,「做,可能不一定有用;但不做,一定無用。這是你唯一為香港或家人可以做的事。結果是怎樣?無人知。」

為了迫使香港政府面對12名港人被「送中」,音訊全無的問題,家屬甚至前往香港警察總部「報案」。

記者會引來逾數十間傳媒採訪,來自6個家庭、共13名家屬分前後二排而坐。起底風氣盛行,幾乎所有人也穿著長袖風衣,頂帽子、架墨鏡,還掛上口罩,全身包得密不透風。李子賢的媽媽說,擔心兒子:「人還在世上嗎?」鄧氏2人就坐在前排,講述鄧棨然患有哮喘及濕疹,擔心看守所不能提供藥物。鄧媽媽不住飲泣,說兒子失蹤後,一直寢食難安。鄧宏緊握媽媽的雙手,坐在後排的家人拭淚,執著紙巾的手不斷發抖。

鄒家成觀察,召開記者會之後,家屬們也蛻變了,有人會自行鑽研大陸法律,有人不再抗拒接受傳媒訪問,及後甚至主動提議多個行動,例如前往警察總部報案,中秋節前夕還走到中聯辦(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外請願。在鎂光燈之下,事件惹來國際關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聯合國人權辦等接連發聲明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