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周子飛住處進行訪談,請他多談童年和青少年記憶。戴浙數度打斷補充:「他很會打架,當然我們不鼓勵打架啦,但沒人敢跟他打架。」他讚賞周子飛的體能,「躲避球很強,騎腳踏車很強,小時候他騎腳踏車載同學,一趟賺10元,我大兒子說:『爸爸,我們可以靠他(周子飛)賺錢耶。』」沉默良久的周子飛這才補充,「其實我跑一趟是賺15元。」戴浙接著評論,周子飛的運動才能和原住民血統有關,「這是優點。」

鑑定智障 美術體育都亮眼

戴浙又說,從小就給周子飛辦了殘障手冊,因而周子飛現在領有補助。言談提及周子飛是輕度智障,周子飛說:「是中度…」兩人各自堅持了好一會兒,最後翻出身心障礙手冊,障礙類別印著「第一類」(神經系統構造及精神、心智功能),障別欄寫著中度。

戴浙一愣,「中度?怎麼才給你3000元呢?應該要給你很多錢才對啊…」他忙不迭追問:「那現在(政府)給你多少錢?3000元?4000元?」周子飛答3000元,戴浙一臉惋惜,「中度,怎麼會只有3000塊呢?」

周子飛究竟有沒有智能障礙?拿這個問題去問他的小學老師黃辛材,他答:「他智障喔?我真的不相信。應該是去鑑定時,詞不達意,也許當時他根本無法理解題目。」國小時期的周子飛,雖然語文發展較同齡兒童遲緩,但美術、體育表現亮眼,「他的字很漂亮,畫無敵鐵金剛,比例抓得非常精準。」

黃辛材(圖)對周子飛的美術、體育天分,至今仍印象深刻。他亦是周子飛最感謝的國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