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李銘忠,的確立刻會想到他的哥哥李銘順。他們有著神似的硬派輪廓,而或許是我的想像,李銘忠的神情裡,眉眼之間有更多倔強。

從馬來西亞視帝,40歲時來台發展,沒演過反派,卻突然以反派出線。他的邪有點趣味,連近期演出亦正亦邪的大叔警探之時,他都擴大年少時的血氣,置入了少年曾有的幽微曲折。一個馬六甲成長的硬派男子,順之外的忠字號,在另一個海峽邊上,更多的邪氣正待生成。

40歲時,本來都想放棄演戲了,李銘忠卻決定來台灣發展。他的家鄉位在馬來西亞古城馬六甲,該地位於馬六甲海峽旁,在歐洲探索東方的大航海時代,歷經葡萄牙及荷蘭統治,曾是控制水道的樞鈕,亦是兩大季風系統交會之處,有許多來自福建與廣東潮州的華人移民在這裡落地發展。提起自己有著濃濃殖民風情的家鄉,李銘忠瞇起眼笑了:「很漂亮的地方,有機會你一定要去看看。」

李銘忠可以笑出小丑式的邪氣氛圍,讓他演起非典型反派時,能帶出不一樣的表現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