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2歲在台北出家,師父叫我當住持,我不要,想靜修。有人說皇帝殿風景好,我來看不錯,就把4棵樹鋸半倒,蓋塑膠布,搬一張摺疊床,住下來修行。有天一個阿婆來,說我寮仔太小,只有2坪,她說整座山都她的,叫我蓋廟,多大多闊都沒要緊,我想也好,把僅有的40塊錢給她當租金。

隔年我把路開好,請義工來繼續蓋廟,蓋廟的錢都是家裡的,不跟人討才沒煩惱。有天林務局的人來,說我惡意侵占國土,這是政府的地。我想死了,阿婆不知住哪?我想跟政府租地,他們不理我。

3年後阿婆才來,她說:「師父啊!我們以前在這耕種,中華民國政府來了要我們繳稅,我種一小塊,長不好,繳稅不划算,沒申請土地所有權。」這樣變成我違建,她把40塊還我,我也莫法度。

8年前,檢察官帶30個人來拆廟,他們拆廟,我就在旁邊泡茶,聲音太吵,就去山腳下跟人家聊天。我說留個地方給我睡,再留3間廁所給遊客用,回來全拆光,後來還被抓去關5個月。算了,以前沒廟也能生活,出獄繼續住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