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牙科、看牙齒,對絕大部分人應該都不是件輕鬆簡單的事情;何況是精神、智能障礙者、失智老人甚至是盲人。他們的口腔健康更是經常被忽略,2005年統計,智能障礙者蛀牙率高達91%,45歲以上平均1人17.68顆蛀牙、缺牙和補牙。該如何為他們的口腔健康把關?他們怎麼看牙齒?醫師要受什麼樣的訓練,做好哪些準備? 而我們的國家,又投入了多少資源來照護障礙者口裡那些陰暗潮溼,卻關係全身健康的角落?

高雄醫學大學名譽教授黃純德向我們轉述一個發生在30年前的病人故事:

一名智能障礙的少女,無故不吃東西。高雄醫學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們遍尋不出原因,155公分的她,最後體重剩不到30公斤,3個月內掛了2次病危急診,甚至開始出現腎衰竭症狀。群醫束手無策,治療的醫生發現病人口腔異味很重,隨口要當時任職牙科的黃純德過來治療蛀牙。

「那時候,像這樣的小孩不會表達,又不願張口,南台灣的牙科大概只有我在看。」少女不願張嘴,黃純德稱讚她皮膚黑,是黑美人,少女笑了,有了好的開始。黃純德花了一整個下午跟少女建立關係,最後他成功讓少女張開了嘴,除了滿口蛀牙之外,黃純德還破解了少女不吃飯的理由:少女後方臼齒有一顆牙結石,一咬合就會磨到口腔壁,因疼痛而無法進食。

 

刷牙像打仗 用身體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