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爸記得30年前的一場小病。智能不足的兒子已經17歲了,一直苦著臉,摀著肚子,說不清哪裡不舒服。兒子在床上唉了整晚,到地方的小診所看病,醫生也問不出所以然後,只當做是消化不良。

最後,兒子吐出大量黑色嘔吐物,轉到急診,醫師判斷是胃出血。

高醫特殊需求牙科門診有寬敞的無障礙空間,方便輪椅和推車直接推入。

各種身心障礙者就醫有不同的困境,即便是一般的腸胃科,也會因為無法準確描述症狀而延誤救醫。智障家長總會副祕書長孫一信也指出現實的狀況:「我們不可能希望每一個科別,都另外獨立設置一個特殊門診。」因為事涉制度的成本與人事考量,再加上有些科別可以藉由血液、X光等技術測得病因,而牙科非得要張嘴才能治病,很難用其他醫療手段達到目的。

以目前的「特殊需求牙科」來說,孫一信認為,是因為台灣有健保制度才能推動這種醫療服務,而全球有這樣的醫療服務的國家並不多。即便是比台灣發展還早的日本,特殊牙科的費用仍是比台灣昂貴許多。

高雄醫學大學名譽教授就有感而發表示:「以前,我在日本時,很羨慕日本的障礙者蛀牙很少。」這幾年,他在門診上也發現,台灣的身心障礙的蛀牙狀況已經跟日本的狀況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