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銀行上個禮拜四宣布將要退出台灣消費金融市場,這是台灣金融業近年來最震撼的訊息。

花旗銀行在台灣經營將近60年,一向是台灣金融業創新與國際化的標竿,「跟花旗銀行往來」是許多台灣人的回憶與驕傲,一度擁有龍頭地位的花旗信用卡,至今流通卡數還有286萬張,一季簽帳金額超過500億元。在台美關係蒸蒸日上的此時,美國老大哥與台灣人互動最密切的花旗銀行卻降旗走人,情感與理智上都難以置信。

不過,這個事件不是台灣經濟、或者金融體系出現問題所致,花旗集團在3月1日換上新任的執行長,她做了衝擊力極為強大的策略決策:把亞洲、歐洲、中東、與北非的消費金融業務全部關掉,一起關掉的還有澳洲、韓國、中國、印度、泰國、越南等13個國家。至於日本,花旗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把消金相關業務賣掉了。

台灣花旗銀行去年營運其實還滿不錯,稅前盈餘還有將近新台幣100億元,坦白說,如果單獨以台灣來看,花旗銀行的服務仍然非常有競爭力,所以要撤,關鍵就在新任執行長「用全球競爭的角度來思考」,放棄13個國家的傳統消金業務,聚焦在企金與財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