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淮南是台灣官場最受人敬重的官員,他的功績前無古人、估計也後無來者,他上週獲得清華大學頒發榮譽博士,絕對是實至名歸。妙的是,彭淮南在受獎會場發表了1篇5,000字的演講,用大量的篇幅為自己的政策辯護,讓外界看到這位已經卸任3年、卻仍然以無給職顧問身分、天天在央行上班的前任總裁,內心仍然波濤洶湧,無法享受退休的平靜。

彭淮南做了20年的中央銀行總裁,橫跨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4位總統,獲得藍、綠二黨政治領袖對他的信任。他發明全球唯一的獲利模式,讓台灣央行成為全國最大的納稅戶,他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上任、經歷千禧年網路泡沫、SARS、金融海嘯、以及歐美日央行狂印鈔票的量化寬鬆(QE),台灣都在他的帶領下挺過衝擊,匯率利率穩定,外匯存底沒被政客染指,乾淨可信,除了被他嚴格管理的金融業,產業領袖人人舉手稱幸。

媒體熱炒「擁彭」與「反彭」的新聞搏眼球,不過炒這題目不只對彭淮南不好,也無助於台灣的經濟發展。彭淮南對國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是無可抹滅的事實,但是,中央銀行不是彭淮南一人的,也不該與彭淮南畫上等號。去年底「打炒房」政策急轉彎、最近匯率護盤後的急升,明眼人都已經嗅出改變的端倪了,彭淮南使用了二十多年的「勝利方程式」,估計也到了尾聲。

在QE成為主流、MMT(現代貨幣理論)在美國成為事實、AI人工智慧即將接掌全球的新世代,掌握發鈔權的大國央行決策日新月異,不斷顛覆傳統貨幣理論,類似台灣這種小型經濟體的歐洲、亞洲央行,彼此密切連結、聯手因應金融變局;而蔡英文即將卸任,下一代的朝野政治領袖們也期盼前瞻性、國際化、使用現代工具的中央銀行,來帶領台灣迎向QE+MMT+AI的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