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高等法院開庭,審理國史館與蔣家後代蔣友梅官司。國史館提告,說兩蔣在總統任內的文物,屬於國有,應交國史館管理;蔣友梅律師則表示,蔣友梅認為,兩蔣文物公開與否,已經不成問題,因為史丹佛大學已公開日記,也有學者抄錄,準備出書。蔣友梅只擔心,文物被民進黨政府「選擇性公開」,恐造成外界誤解。

簡單點說,兩位蔣總統日記,都被後代送到美國去,放在史丹佛大學,並且對外公開日記微縮膠卷,誰都可以抄錄。就事論事,這樁官司打得有點莫名其妙,無論國史館或蔣家後代,所持理由都很牽強。原因很簡單:日記絕大部分內容已在美國公開,已經是全世界共有、全世界共睹,既不能專屬專有,也不虞遮掩搞鬼,來個選擇性公開。

日記與鈔票、書籍一樣,就是紙張上寫著或印著文字、圖樣,其真正價值在於內容,而非實體物質。要說實體物質,鈔票就是紙張或塑膠片,書籍與日記就是厚厚一本紙張。兩蔣日記,價值在於日記本裡頭寫些什麼,而非日記本子。實話實說,既然兩蔣日記絕大部分內容已經公開,那麼,這批日記到底該放在美國,還是放在台灣?到底是歸史丹佛大學保管,歸蔣家後代所有,還是歸中華民國國史館掌握?其實並不重要。

自史丹佛大學公布兩蔣日記以來,兩岸學界、新聞界抄錄者,不絕於途。尤其中國大陸學者,更是長期泡在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孜孜矻矻,埋頭苦抄。台灣這兒,也有學者、記者,抄回了兩蔣日記部分內容,或者寫長文,或者出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