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爆炸,大局靡爛,已是無藥可救。在台灣,無論報紙還是電視,每天都有印度疫情新聞,讓人觸目驚心,任誰都看得出來,印度醫療體系已經崩潰,黎民百姓只能自求多福,各自逃命。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在印台商、台僑、駐印相關人員也如熱鍋上螞蟻,想逃生,卻難覓門路,只能間接輾轉,搭日航班機先奔日本,再回台灣。此外,外交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以醫療包機接回染疫駐印外交官。

疫情蔓延之際,印度政府還鼓吹全民出門投票、印度宗教領袖甚至遊說信眾遊大街,疫情就此一發不可收拾。既然已是不可收拾,覆巢之下必無完卵,印度基層民眾如螻蟻逃生也就罷了,旅居印度的台灣人卻沒必要陪著一鍋煮。照目前趨勢發展下去,各國遲早要撤僑,台灣也須想方設法,把自己子民撤離那個水深火熱之國。

外交,是內政延伸,而撤僑,更是展現國力標竿。舉世滔滔,就是無論何國、何地,只要碰到重大天災或人禍,從撤僑行動就能看出國力強弱。從伊拉克攻占科威特到海地大地震,各國都有大規模撤僑行動,一架架撤僑專機機身上印著自家旗幟,或是星條旗、米字旗、紅日旗,或是楓葉旗、紅藍白三色旗、太極旗。一張旗幟就是一個國家,專機往返穿梭,將自家子民載離災區。

當年越南全面失守前,西貢大撤退,中華民國也未缺席,雖然不如美國那般,第七艦隊海空二路搶運,但是也派出海軍特遣艦隊,直奔西貢外海水面,硬是撤出不少僑民與政府各單位駐越工作人員。印度局勢,已是危如累卵,眼看就要火燒屁股。此時此際,政府應該儘速籌劃撤僑行動;就算力有未逮,無法直接撤僑,最起碼也該擘劃出間接撤僑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