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做一些隨時可以熱來吃的簡單料理,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滷肉飯。為什麼是滷肉飯?得從30多年前說起。那年我從海上實習回來,想考政大新聞研究所,高中同學一聽我的打算,兩個好朋友決定進駐我家,壓著我讀書。他們的理由是剛好要準備醫師特考,就一起讀書吧。但我心裡清楚,他們是擔心我荒廢課業已久,一定要讓我收心才來壓陣。

我的朋友手藝好,到我家之前先去市場採買。一進門就聲明,這一陣子的三餐全靠這一鼎萬年鍋。接著他把五花肉,細切條狀,再碎切紅蔥頭。把五花肉熱鍋煎出油後撈起,用鍋中的油爆香紅蔥頭,再放回五花肉細條,加米酒、冰糖、醬油、胡椒及水,小火燉煮4小時。肉軟汁濃,香氣撲鼻,這就是他所謂的萬年鍋。

朋友說,現在讀書要緊,不要花時間弄吃的。一鼎萬年鍋,誰餓誰從萬年鍋舀肉汁,澆在飯上吃。其實,就是滷肉飯。

我記得一鍋吃了十多天,真好吃且吃不膩。朋友的妹妹在《工商時報》當記者,有一天打電話來說,時報在找記者,要不要試試看。我準備了自傳和以前在建中青年刊登的作品寄到時報,4天後要我去面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