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經濟評論的專欄,〈鏡評〉當然沒有專業能力與資訊來預測這波疫情會延燒多久,不過,小店家希望挺過關店的壓力、股市投資客希望評估市場風險、企業負責人必須評估經濟封鎖的時程、中央與各地方政府的經濟與商業官員也需要做足紓困方案,所有人的評估方案,都必須建立在疫情「最壞情況」的假設之上,我們也責無旁貸,在無止境的恐慌性新聞轟炸下,必須幫大家撥開迷霧,冷靜地找到趨吉避凶的出路。

5月12日,陳時中在立法院備詢時向記者說了3次「疫情已經很嚴峻」,是這波疫情爆發的起點,而全國人民也從當天開始拉高警覺,政府的反應也算快,3天之後的5月15日,行政院長蘇貞昌率領經濟部、交通部、教育部等部會首長召開記者會,接著雙北的三級防疫、實質的全民自動封城,隨即啟動。

上週確診數字雖然居高不下,不過那些數字說的是「過去的接觸史」,在醫院全面警戒、全民自動封城的集體行動下,傳染鏈必然阻斷是可以確認的,「最幸運的結果」就是確診人數在本週三《鏡週刊》出刊日這幾天到達高峰,最後的清理數字可能很嚇人,隨後確診人數逐漸回落。我們判斷,疫情指揮中心訂定6月8日之前做觀察期,就是以5月11日往後加2週的5月25日為高峰,再往後增加2週觀察期,得到6月8日的目標日。

如果股市作為先行指標的特性沒有被扭曲,那麼台灣股市在5月12日一度暴跌1,471點,就是這波疫情爆發點的指標,至少在512之後,股市加權指數、護國神山台積電、以及熱炒的航運股都逐步回穩,頭過身就過,台灣股市正在為疫情的發展畫線,可供所有決策者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