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志偉曾是亂彈樂團的團長兼鼓手,十年前他租下台北公館河堤旁餐廳,轉型成live house,當起老闆,供獨立樂團賣票表演。

初期,陽春的空間只有幾盞燈泡,舞台簡陋,靠他在外接案錄音、表演賺錢投資設備,慢慢升級。

苦撐3年,童志偉邊做邊摸索,以多元音樂、多角經營方式走出活路,顛峰時月營業額可達百萬元,河岸旁的這處展演空間也發展出自成一格的風景。

不過,疫情升三級警戒直接衝擊娛樂休閒產業,本來滿檔的演出全部延後。雖然面臨零收入,童志偉相信只要音樂氛圍不散,終能再上場。

因應疫情,5月中旬起,PIPE節目表排滿的演出,全數延期。照理,位在台北市公館自來水園區旁,最早是抽水站的PIPE Live Music,應該從晚上7點開始熱鬧到清晨3、4點,「7點到11點,室內展演場通常會有3個獨立樂團表演,11點以後是電音趴;外面有一整條賣酒、賣披薩的攤位,也有類似餐廳駐唱的表演…」51歲的童志偉雖然一頭灰白細髮,但神情滿年輕,只有望著本該亮滿燈飾,如今卻因疫情而黯然的水岸,抿著嘴嚼檳榔時,稍微露出了點無奈。

童志偉(左2)是亂彈樂團的團長兼鼓手,2000年亂彈解散後,他回老家做音樂,與主唱阿翔(左1)雖偶有合作演出,但收入並不穩定。(翻攝網路)

Live house不能營業,童志偉已經做好零收入的心理準備。旁邊的小辦公室裡還有人上班,正在粉絲團發文「活動延後,防疫最重要…」另有幾個打扮有型的年輕人,或坐或站討論晚點要直播的內容,童志偉介紹,等下在節目中一起聊天的有獨立樂團「美秀集團」及「傷心欲絕」的團員。「固定的直播節目還是要繼續,不能有一搭沒一搭的,聲量要維持住…現在也沒什麼可做的,就看疫情趨緩後,能不能多接點政府音樂活動來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