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漢時常常餓肚子,我家種稻米,可是全家只吃得起番薯籤,12歲我就從雲林到三重一間餐廳當學徒。第一次看到一整碗白米飯,我呆呆看著,師傅說:「這孩子看著飯不吃,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在想,如果這碗飯可以拿回家給爸媽吃,多好。

人家講廚房很辛苦,他們不知道種田更辛苦,還賺嘸錢,像我爸爸到現在88歲還在種田,我小時候他還要去打零工,都做很粗重的工作,像搬石頭做堤防,常受傷。每年會有一次,爸爸打零工回來會帶一隻魷魚給我們小孩解饞,他自己捨不得吃,只吃最硬的魷魚頭。

我每天早上9點做到晚上9點,月休2天,但學得很高興,後來換過幾間餐廳、飯店,終於自己也變成師傅。30幾歲,我想多陪爸媽,就回雲林做辦桌,鄉下嫁娶、神明生日都要吃辦桌,一整年都有不同的王爺生日。有時候,爸爸也會吃到我做的辦桌,有人問他:「這你兒子煮的?」他就很高興地點頭。

陳庭訓說,父親88歲了,仍在種田。圖為他父母親早年難得拍下的照片。(陳庭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