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旅遊記者,一般住宿、飯店旅館的流程還挺熟悉的,從入住體驗到退房。我想一般旅客經歷的似乎總該與我相同。旅館是一個生活移轉的空間,對美好生活的渴望,填入對異地的綺麗心思感受。

近一年半以來,旅館多了一個新的身份「防疫」,方框型式的房間成為束縛的蛹,住進去的不再是旅客,而是被困在透明窗框的蜜蜂,拚命想離開。旅行的意義消失,旅館連接的兩端不再是期待與回憶,而是輾轉的憂愁和盼望。

2020年8月,位在台北松江路的「CHECK inn雀客旅館」正式宣布轉型成防疫旅館,自疫情最初的2月起已經苦撐6個月,疫情沒有消退的跡象,旅館的營收呈現雪崩式下滑,僅剩1成,房租與人事成為巨大的壓力。「我們那時開始面對,要轉型防疫旅館這件事情。」雀客旅館執行董事莊正均回顧那個決策的時刻,這樣說道。

2014年開幕的雀客旅館,玩的是年輕人眼中的設計旅館風格。一間開在捷運站旁邊的旅館,用色大膽、具有活潑美式風格,結合台灣溫暖帶有粗獷的性格。最初採訪時,雀客就是我心中推薦旅客來台北時的旅館住宿選項。這間由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長子戴東杰開立的旅館,初始就暴紅。數年來以設計和展新思維,在設計旅店中打響一片天。

轉型成接待返台居家檢疫的防疫旅館,雀客還是展現活潑氣氛。(雀客旅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