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當前,民眾的健康靠醫院守護,但當醫療量能備受考驗,醫療暴力接連發生,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只安全受到威脅,心理也瀕臨瓦解。

本刊協同醫師設計問卷,調查全台超過600名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和當前需求,獨家數據顯示,近半數填答者可能已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逾半醫護想轉職,補償和救援的方法在哪裡?

醫護的命也是命,不只患者,前線的救人者也該有求救鈴,讓外界聽見他們持續負重、即將倒地的聲音。

疫情爆發一個多月來,第一線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已緊繃到極限。5月31日,雙和醫院有3名護理師遭確診病患砍傷。6月12日,一名新北市私立康復之家負責人疑因疫情期間壓力太大,在自家房間內上吊輕生;同一天晚上,新竹國軍醫院一名24歲的李姓護理師,在護理站與3名家屬對峙,爭執持續15分鐘,孤立無援下,她拿起辦公剪刀,劃破自己的左手腕,留下深深的血色縫線。

隔天下午,我們致電李姓護理師,她已返家休息,語氣相當低迷虛弱,「病患6月8日住進來,從第一天起,家屬就想要輪流進來探病,他們說要上班,沒辦法配合政府防疫規定,已經自費採檢,為什麼不能進來?」4天下來,李姓護理師連日遭到言語霸凌。12日晚上,「病患女兒指責我態度不佳、刁難他們,要拍我的識別證,揚言投訴;媳婦也一直質問,兒子過來要討論,但他們講話咄咄逼人,沒有要聽我說。我感覺不管怎麼做都不對,(割腕當下)腦子裡沒有想太多…」她說那晚病房人力吃緊,學姐在另一邊準備接送要進隔離病房的人,只有她一個護理師,只能孤軍奮戰。